「乐投盘口登入」对话上汽集团卫勇:储备粮草,布局未来

2020-01-11 17:00:04作者:匿名

「乐投盘口登入」对话上汽集团卫勇:储备粮草,布局未来

乐投盘口登入,日前,证券时报“壮丽70年·行业排头兵”专访团走进上汽集团,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与上汽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卫勇展开了深度对话,就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路径、现状、未来预测,上汽集团的成长轨迹、新能源布局等,进行了深入探讨。

从左到右依次为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上汽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卫勇、上汽集团副总裁兼总工程师祖似杰

周一:上汽现在是中国最大车企、行业一哥,从市场份额来说,中国每卖出四辆车就有一辆是上汽的。回过头来看,上汽过去是抓住哪些机会,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卫勇:上汽能取得目前这样的成绩,是几代上汽人怀着“产业报国”的初心使命,奋斗了60多年。

上汽的第一个阶段,是我们打造了凤凰牌,就是后来的上海牌轿车,当时实现了批量化生产,在国内汽车行业,算是行业当当响。

第二个阶段是改革开放时期。汽车行业是改革开放比较早的一个行业,从早期谈判到1984年合资成立了上汽大众(注:1984年10月正式签署《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营合同》;1985年,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是一个很重要阶段,通过合资合作,我们开始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大工业生产,而且建立了完整的零部件供应体系,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才,我们从制造向研发、销售、金融等拓展,逐步建立了全产业链。

第三个阶段是加入世贸组织后,轿车消费进入家庭,汽车行业迎来又一轮的开放机遇。上汽抓住了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增长的机遇、轿车进入家庭的机遇,从一个地方性企业,发展成为目前年销量超过700万辆的汽车集团。

目前上汽又进入了新的阶段。从以前的快速增长进入了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的目标很清晰,结合时代特点、消费趋势、技术变革机遇,从一个传统制造企业,加快转型开放,成为为消费者提供移动出行产品和服务的综合供应商。我们的抓手是“新四化”,即电动化、智能网联化、共享化和国际化。

周一:上汽是国内汽车行业最大一条船,或者说是最大的一部车,如果要转型或者升级、调整,会不会转向难度大一些?

卫勇:这个问题要辩证来看,一方面,我们在国内领先,但是也清醒的认识到,我们跟国际跨国汽车巨头比,还是有一定差距。

真正难调头的是他们,我们为什么推“新四化”?也是因为我们在传统方面积累不是很丰厚,举例来说,我们对发动机、变速箱的投入,不像国际汽车巨头那么大成本,相比较而言,我们转型比他们容易一些。

另一方面,现在市场不好,竞争压力很大,像我们这样的企业还好,能扛的住,有一些小企业可能先倒下。所以从这两点辩证来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

我们现在在世界汽车行业排名第七,在接下来的阶段里,整个产业竞争会进一步加剧,我们更多的是把内功练好、品牌向上,把重点东西抓好,现在不再是简单扩大规模的阶段,关键是看增长质量、结构优化,把创新转型步伐迈上去,往这个方向不断努力。

周一:2018年以来,汽车行业出现比较大的变化,产销出现负增长。对于行业形势,上汽怎么看?公司在应对行业形势变化方面,现在有哪些措施?

卫勇:我们近期的干部大会上,董事长陈虹用了八个字——“稳中求进、进中求新”。

2018年出现了汽车行业2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行业里叫多年一遇,我们觉得可能会是“一遇多年”,后面这段时间里,可能2-3年里都会是“一遇多年”,所以要做好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我印象很深的是,自1990年以来,中国汽车行业哪怕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也能保持6%以上的增长,去年的负增长是一次比较大的挑战,但我们觉得,中国汽车工业连续28年高速增长之后,应该到了一个调整期。这个调整带来的市场压力很大,但同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机遇。

我们的应对措施,一是抓整车销售、拓展市场,在变革期里,更要苦练内功;第二,我们要坚定不移抓长远,推进“新四化”,为我们的未来建立差异化竞争优势。

为什么说这个时期也是机遇期呢?一是倒逼,在原来快速增长的时候,很多问题都看不出来,但现在行业出现下降,自主品牌跟合资、外资品牌的差距,就能明显感受到,这个时候,自主品牌在技术等方面要进行反思,到底有哪些问题。另外,自主品牌要拓展新的差异化细分市场,比如,走国际化经营,拓展新的市场领域。这些只要抓住,都会是机遇。

周一:上汽降低今年销量目标的原因是什么?随着行业洗牌的加剧,整个汽车行业集中度未来会是个什么格局?

卫勇:今年还剩一个季度,目前行业回暖的迹象不是很明显,去年下半年汽车行业是负增长,可能第四季度因为基数原因,数字会好看一些,但是现在的实际终端市场,转暖迹象还不是很明显。在这个阶段,我们没想过把希望放在政策刺激方面,更多的是做好自己的事、苦练内功。我们现在也在过苦日子、降本增效、提高质量、抓好服务水平等,我们努力把品牌打造好,这样的话,政策等外部因素来了,对我们会更好;不来,我们也能够坚持下去。

这个背景下,今年我们把年销量目标从710万调到了650万,这也对应了整个市场的下滑。但是,我们对市场占有率还是有追求的,我们关注的重点不是绝对值,而是相对市场份额。去年上汽的市场占有率是24.1%,就是说,每4辆汽车里面,就有1辆是上汽制造的,我们这个市场份额会努力保持。

另外,我们更加追求在“十三五”,甚至“十四五”,把整个传统结构调过来,比如说,之前的结构可能太重或者太硬,我们会往软的、新的服务方面调整,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转型是高质量发展,不是追求一个绝对数值,我们会保证市场份额,并把内部结构转过来,真正体现高质量发展。

此前很多资本进入汽车行业,目前看来,汽车行业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比较客观的说,汽车行业是一个大投入,而且需要持续投入,虽然行业蛋糕很大,但进入这个行业不是那么容易的,很多社会资本进来后,发现造车实际是一个很苦的活。现在出局的人开始逐步增多,随着行业洗牌的加剧,行业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

周一:上汽的郑州基地二期和宁德基地按照进度是今年释放产能,这个时间节点投产是否会给产能利用率带来压力?

卫勇:上汽乘用车的郑州基地二期和宁德基地预计今年投产,产能合计增加40多万辆,按去年上汽乘用车70多万的产销量,去年产能利用率在90%以上,但是,产品导入需要腾挪产能,在增加40多万辆产能后,上汽乘用车的产能利用率仍会在70%以上,而且还会保持弹性,我们有信心把产能利用率做上去。

另外,大众meb工厂这个项目也在按照计划走,meb工厂是大众全新的电动车架构,只生产电动车,这是大众电动化战略在中国的落地。

周一:去年公司净利润有360亿元,可以说是“日赚一亿”,从公司角度来讲,去年分红比例下降,近期储架式发行了200亿元债券,是不是在考虑储备粮草、准备过冬?

卫勇:行业下行是大家共同面临的,对我们来说,这时候的现金流管理非常重要。我们在开拓多层次融资渠道,比如银团贷款做储备,发债筹措资金。我们要建立长效、低成本、多层次融资体系,除了这次的储架式发债,还有股权类融资,我们也在做。

另外,上汽旗下创新类公司也在做对外融资,像斑马网络、车享这些商业模式或技术创新的公司,未来会用到更多的社会资本、动用更多的社会资源,这些公司也在进行对外融资。未来也希望这些公司能借助科创板的东风,可以进行分拆上市。这是一个融资体系,我们会做通盘考虑。

周一:上汽对新能源的布局是怎样的?新能源对传统燃油车的颠覆会在什么阶段?

卫勇:纯电、插电式混合动力、燃料电池,这三条路我们都在走,目前从市场技术成熟程度和成本因素看,插电和纯电动发展比较快,燃料电池可能还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燃料电池目前属于市场导入期,电动车市场正逐步成熟,几个技术路线处在不同的阶段。对燃料电池来说,整个产业链的建设需要一个过程,必须实现真正的成本下降,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燃料电池的核心技术。

欧美国家很多都宣布了停售燃油车的时间。我们感觉新能源对传统燃油车的颠覆需要多个条件,一个是技术的进步,目前新能源车,尤其是纯电动车,电池价格没有下来前,电动车价格比传统车还要贵,当然,价格的下降还要靠规模。第二,目前使用环境不充分,比如充电不方便。

我们感觉,到2030年,新能源车占比不会超过传统车占比,这个比例在发展过程中需要进一步观察,但总的来说,新能源的发展趋势是不会变的。

我们以前的投资,更多的是产能投资、研发中心建设,现在募集资金主要是投入新能源、新产业、新方向,比如上一轮我们在2015年开始做的、2017年完成的定增,那一轮150亿元定增中,有70多亿元投入新能源汽车,后面还有智能制造、汽车金融的布局,都是新的方向。

我们在半年报里提到要过苦日子,但是涉及到公司重大研发、重大战略的投资,我们不会停,从财务上讲,我们要通过发债、银团贷款或者其他的融资手段来确保这些,因为没有这些投资就没有未来,我们内部叫“有保有压”,保是面向未来的、战略类的投资。

作者:车资本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02010

© Copyright 2018-2019 nefdm.com 亚洲真人娱乐 Inc. All Rights Reserved.